lim_无限

© lim_无限 | Powered by LOFTER
 

[静临同人] 续

(关于十三卷后各种无责任妄想)

(涉及一丢丢临也后传)

(人物有崩)

突然睁开了眼睛,模糊的天花板,又使劲眨了眨眼睛,像是想在黑暗中辨别出什么,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看清。

闭上了眼睛,抓着胸口的衣服蜷缩了起来……

静雄今天的状态不是很好,收债时本来打算把人扔在墙上,却不小心扔到了旁边停着的痛车上,渡草尖叫着跳下车抱着车门痛哭,而静雄则是楞楞的转了个弯,准备和汤姆先生一起离开。

“怎么了,是因为有什么心事吗?”

静雄摇了摇头,“也许是最近睡得不踏实吧。”

“肯定是因为瓦罗娜吧,你放心,瓦罗娜回去后不会有问题的”

汤姆先生劝着身边的人,“也许哪一天她还会回来一起收债呢”

“嗯……”

两个人越走越远,只留下两个模糊的影子,大概真的只是没睡好吧。

像是若有若无的气息,从梦中突然醒来,然后仓惶失措的四处张望,却发现什么都没有,好像哪里空掉了一块……

「新罗这个样子真的是让人很困扰啊!」

无头骑士举着pad,看起来很困扰的样子,但在抱怨的话却冒着粉红色的泡泡,大概那个感情方面很迟钝的骑士,连自己都没有意识到,现在自己小女生的情绪。

当然,金发的男人也不比自己的友人好多少。

“新罗没有你恐怕会不行吧”

「嘛,虽然会困扰,但是真的觉得很幸福,不只是他,现在的我也离不开他了,那件事之后,再也离不开了。」

无头骑士的黑烟有点扭曲,像是在害羞。

「那么静雄有没有想要找个女朋友?弟弟都确定关系好久了,你真的不考虑吗?」

“我这样的人,不会有女生喜欢的吧”

你看,后辈和小丫头都被他无视掉了,这人有多迟钝啊。

「不,静雄真的是个很温柔的人啊!之前是因为有……」

写到一半的话又急忙的被赛尔提删掉了。

「会有的,因为静雄是个很温柔的人!」

“温柔吗……”

金色的发梢翘了翘,静雄冲着天空呼出一口烟。

“我可是很讨厌暴力的啊。”

外面下起了雨,听力变得格外敏感,仔细又仔细的听着,却听不见谁的呼吸声,听不见谁的心跳声,好冷,一个人,好冷啊。

在半夜下起的雨直接就降了温,秋雨只会越下越凉。静雄想了想,出门前还是围上了一条围巾。

从公寓里出来,发现并不是所有人都换上了各种厚厚的外套,在自己身边追逐着跑过去的学生只会嫌外套太笨重了,跑起来,就不会冷了。

静雄把手放到了衣兜里,赶过去和汤姆先生回合,今天也要去收债啊。

自己,应该感觉不到冷吧。

好冷啊,有没有什么可以暖和起来?那个厚厚的黑色外套哪去了?还有毛绒绒的衣角,痒痒的,暖暖的,这里太黑了,也太冷了。

圣诞节的时候弟弟给静雄发了邮件,拍戏的话是回不来了,新年也是,不过有那个妖精血统的女生陪着他,也不用太过担心。

圣诞节给了假期,静雄也不想出去,把被炉拿了出来,看着电视中搞笑艺人的表演。

话说弟弟好像说过打算结婚了吧?身为长子的自己却连女朋友都没有……

“滴—”

本来不知道思绪飘到哪的静雄被讯息声叫了回来,是新罗发过来的,无非是什么穿着圣诞老人服装的赛尔提好可爱之类的。

刚刚想把手机放下,铃声又响了起来,这次是汤姆先生,祝自己圣诞快乐的,然后铃声就没有断过,门田,瓦罗娜,小茜,甚至还有折原两姐妹的,静雄无视了那两姐妹的,又是要自己介绍幽。

静雄向后靠倒下,被炉里很温暖。自己的身边什么时候也有了这么多的人了呢,赛尔提说“静雄你是个温柔的人啊”,好温暖啊,一点都不冷,就这么睡着也没什么关系吧,因为真的好温暖……

实在是太冷了,冷的嘴唇都发紫了,即使抱紧了自己还是觉得好冷,不见了,真的不见了。外套在哪?那件外套在哪?怎么不见了?

瓦罗娜回来了。

突然出现在静雄他们面前的时候,和静雄一起的汤姆先生被吓了一跳。

“节日快乐,静雄前辈,这是名为惊喜的存在。”

有些怪异的日文在提醒着自己今天是情人节。

平和岛静雄看着比自己低了一个头后辈仰着头看向自己,举着巧克力,鼻头冻的有点发红。

“太狡猾了!静雄哥哥不能只收她的巧克力!”

小茜挣脱了折原姐妹的手跑了过去,然后把巧克力塞到了静雄手里。

瓦罗娜皱了皱眉头,“是我先给前辈巧克力的”。

“但是静雄哥哥先收下了我的!”

静雄看着眼前年龄有些差距却依旧吵了起来的两人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“啧啧,静雄大哥不愧是幽平桑的哥哥呢~果真很受欢迎!”

“早”

说句实话,静雄并不怎么想看着折原家的两个丫头,明明幽都有了女朋友,却还是那么痴迷,说着“无论幽平桑的爱属于谁。我们的爱都是属于幽平桑的!即使是单方向的也没有关系哦,爱着他的同时,也能感受到他对我们的爱!对不对~”,然后那两个人当着自己的面就开始亲吻了起来。

“那么我们就认为静雄大哥同意喽~”

“谢”

舞流冲自己鞠了一躬,把巧克力交到自己手里,被九琉璃扯走了。

静雄意识到自己刚刚又走神了,根本没有听见那两个丫头要自己同意什么,不过肯定是拜托自己把巧克力给幽吧。

静雄看了看眼前还在争论的两个人,再次开始走神,被无视了好久的汤姆先生叹了口气。

十一

空空的,胸口的那个地方像是被切掉了一块,低下头就能看见那个黑漆漆的洞口,风从洞口穿过身体,难怪会觉得冷,可是能来挡风的外套已经不见了呀,突然,好难过……

十二

距情人节瓦罗娜突然回来已经一个星期了,但这次回来也不会长时间待在这里,也许以后都不会了。她要继承自己的父亲的一切。而这次,也只是先来和这边打个招呼。

静雄并不想搞清楚自己的后辈究竟是做什么的。当瓦罗娜断断续续的想要说出来时被他制止了。

“静雄前辈?”

“你没必要告诉我,我也不想知道,我不希望你陷入那个世界,不过是你的选择我也不会去制止”

他呼出一口烟,

“我只希望你能平安”

突然间就有什么崩塌了。

破碎的面孔,残缺的话句,被定格了的时间,他看不见,他听不见,他失了忆。

他不记得瓦罗娜感动的样子,他也不记得瓦罗娜又说了什么,他不记得自己是怎样离开,他不记得自己是怎样回到了家。

突然间崩塌的世界,就开始支离破碎。

十三

天黑了,却没有开灯。

没有必要,毕竟除了他这里没有别人,不大的房间却冷的很,即使被炉在那里。他却蜷缩在角落里。

睡不着,他开始睡不着。他看着自己胸口的洞,风在里面呼呼的吹着,风声太大,他听不见自己的心跳了。

怎么就突然不见了呀,那个位置,心脏上的位置,怎么会突然就丢掉了呢。

好冷啊,冷的不能思考了。

外套去哪了?

对了,那个人穿着外套离开了。

原本填在心脏上那个混蛋,离开了……是他把那个人赶走了……

走了,那个人走了……

那个人不在这,那个人不在这啊!!

不会回来了,真的再也不会回来了……

这里,只有他自己,只有他了。

对啊,是他亲手赶走了他,是自己剜掉了一块心脏。

临也不在了……

平和岛静雄蜷缩在地上,握紧了心脏。

十四

我对她说,“我不希望你陷入那个世界,不过是你的选择我也不会去制止”。

我对她说,“我只希望你能平安”。

我允许了别人去做你做过的事,甚至是比你还恶劣的事,为什么不能原谅你呢?

是因为你是跳蚤吧。我不能原谅你,我会杀了你。

可是,胸口那里很痛。即使我再怎样欺骗自己,那里还是会痛,空空的,快要呼吸不上来。

你不会回来了,那天的状况你根本不可能会活着,你终于离开池袋了,却再也不会回来了。

可是,跳蚤,为什么会好难过。

是不是你又做了什么,不然怎么会那么难过。

跳蚤,真的好难过,你在哪?你到底在哪……

不要只留下我啊……

十五

不知道过了多久,那个充满着日常和非日常的城市来了几个外地人,他们问着,“你认识折原临也吗”,他们问了一个又一个人,甚至连临也妹妹的三围都弄到手了,但他们却没有问过那个和折原临也“羁绊”最深的人。他们尝试过,不过被赶了出来,但是他们不想放弃,你看,第二次成功了,那个人或多或少说了一些东西,那个人还让托话给折原临也呢。

那个金发男人说“临也老弟啊,不要再来池袋了!!”

然后,没有人看到那个男人熟悉的笑。

你回来了。

FIN

评论(11)
热度(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