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im_无限

© lim_无限 | Powered by LOFTER
 

[临也生贺]所幸黄粱梦

001


平和岛静雄想过无数种临也消失的场景。没有了一个阴谋者,无论是池袋还是自己都会平静很多。


只是突然想着,然后原本还在默默吸着烟的男人,怒火就突然就被点燃,低吼出一句“跳蚤还是应该去死!”,把手里的烟摔在地上,不知道在因为什么生气。


002


折原临也消失了。


003


平和岛静雄是第一个发现的。


虽然静雄并不想发现临也不见了这件事。


如果要是不知道某件事情也就不会去在意那件事,即使他一直在强调自己从没在意过折原临也。


只是池袋突然就安静了下来,安静到有几分慎人,看起来日常过头了的池袋才会显得非日常。


让人觉得很烦躁,比闻到跳蚤的臭味还要让人觉得烦躁,然后他就突然意识到,那个总是在池袋跳来跳去的跳蚤好久没有出现了,想着那个人即使安静下来也肯定是在准备更坏的注意,没有犹豫的踹开了临也在新宿的大门,结果吓坏了房间里不认识的女人。这才发现,这里并没有临也的味道。


也许是搬走了吧……


只是这样想着,有点粗大的神经却刻意忽略了更多。


本来只是突然的发现,不知道什么原因,被放大到让自己不得不去在意,自己变得更加容易发火,连周围的人都有点在意了。


汤姆桑说,静雄你这几天好像更容易生气了。新罗说,你不要用烦恼的样子吸引我家赛尔提的注意啦。门田说,静雄你看起来状态很不好啊。幽说,哥哥最近怎么了。


“啊啊!那个死跳蚤!还是因为被他逃了不爽啊!”


不同的人给出的都是一样的回答。


“跳蚤?那是谁?”


平和岛静雄渐渐凝固了表情,突然就意识到了什么。


与其说是平和岛静雄第一个发现临也的消失,不如说,除了静雄没有人发现临也消失了。


池袋忘记了临也。


004


临也不是消失了,而是根本就没有在大家的生活中存在过。


静雄不是没有怀疑过,虽然是单细胞,但又不是没有智商,一个在自己生活里存在了十多年的人怎么可能突然消失呢?


“你从小就是这样的怪力啦,一般人都不敢接近你,虽说池袋最最强什么的会有精神上的障碍有点搞笑,不过静雄你说到底也是个人类,因为孤单所以妄想出一个人陪着自己,即使知道自己的力量还是会靠近自己挑衅自己的人,这件事也是很有可能啦……啧啧,静雄你果然是个神奇的存在!快点让我解剖吧!噗—”


赛尔提适时的给了同居人一个肘击,然后在一旁犹豫着举起pad,黑色的烟雾显示出她的不安。


[静雄,折原临也真的不存在,你最近的状态有点糟糕,让新罗对你用药吧]


“我没事,大概是最近睡得不好的原因,也许,真的是我想多了吧”


静雄揉了揉暗淡的金发,忽视了在一旁喊着“赛尔提不要那么关心静雄我要吃醋啦~”的新罗,离开了那对笨蛋情侣的家。


也许……真的……是妄想吗……


005


一旦开始怀疑,记忆就开始崩溃。


曾经的来神高中被改成了来良,但那打过架的天台还在。


静雄靠在围栏上吸着烟,透过渐渐弥漫的烟雾依稀可以看见那张嚣张的笑脸。穿着黑色的外套和红色v领衫,把折刀打开指向自己,然后毫不在意的说着可恶的话。


所以说都是小静的错啊。


小静真是麻烦居然还要接着打。


喂喂,小静就饶了我吧,我可不是你那样的怪物啊。


才不是我,肯定是小静太讨厌了所以才会被混混盯上哦。


哈哈哈哈哈,小静真是太蠢了。


少年的学生时代总是过得飞快,几乎所有时间都在被跳蚤挑衅和追着跳蚤打,匆匆的,只留下天台上红色身影恍若残留着。毕业后就不见了身影的人一见面就给自己一份“大礼”,啧,真是烦人。


毛绒绒的衣摆在池袋的街道上晃来晃去,看的让人心烦,突然升起来的火气以及扔过去的自动贩卖机。那人也好像可以感应到一样,从容的跳起来躲开了,然后转过身依旧是那样嚣张的笑。


啊啊,又是小静啊。


小静都已经毕业了快点成熟成熟吧,追着我什么的不觉得很幼稚吗。


小静我真的只是来买个寿司啦。


太过分了吧,我可是什么都没做哦。


小静就是个怪物啊。


明明你才是个怪物啊,临也……


怎么可能会突然消失。所有人的记忆都没有了,只有最讨厌你的我还记的,太狡猾了吧……


你就不能相信剩下的百分之一吗。


明明就是个单细胞。


最喜欢人类了,人类LOVE☆。


真是恶心的兄弟情。


以及骚扰你。


折刀划出完美的弧度,那人皱着眉头笑了起来。


最讨厌小静了。


006


嘁,就算是妄想也绝对不会妄想出这样一个让自己心烦的人。


007


会突然涌起的怒气变得无处宣泄,把路牌拔了出来,然后才突然发现,现在连去新宿揍一下某人的机会都没有。


没有了临也的怂恿,小混混也都很少会去找静雄挑衅。


明明自己在乎的人都在,却还是缺少了什么。


没有了总是来挑衅自己的人,没有了自己可以暴力相对,不用收敛的怒火的人,没有了自己可以什么都不用顾及的那个人,没有了恶意想要杀了自己的那个人,没有了陷害过自己的那个人。


啊……如果你不存在的话,我岂不是连讨厌你的理由都没有……


路牌掉到了地上,没有砸向任何人。


008


街上的小混混开始越聚越多,一些穿戴着鲜艳颜色标志的人们变得不太安分,无色组织内部又似乎产生了什么矛盾,夜晚降临总会有人看到妖异的红色眼睛闪着寒光,渐渐的传出一些让人不安的消息,人心惶惶。


009


静雄没有注意到这些细微的变化。直到那个带着头盔的友人特意叫住了他提醒他注意安全,他才意识到,池袋真正的“日常”来临了。


熟悉的“日常”感甚至让静雄怀疑那个跳蚤是不是又回来了,突然间所有的细胞就都活跃了起来,感知着某人的存在,蓄势待发的想要冲过去揍上一顿。


可是事实却落空了静雄的想法,折原临也并没有回来。


池袋的矛盾是被不知名的人蓄意挑起来的,至于是谁没有人知道,也许是另一个情报屋的存在也说不定。


池袋就是这样的地方,看起日常的生活下隐藏着汹涌的暗浪。看起来很乖巧的黑发少年实际是透明团体的首领,笑起来帅气总是调侃着的男生是某个组织的boss,有几分胆怯的大胸女孩实际上是神秘妖刀的拥有者,戴着头盔的黑色机车,说着奇怪日语俄罗斯杀手,开着货车的四人组,总是挂着笑容的黑医,杀机四伏的黑社会,以及拥有怪力的平和岛静雄。这样的一个场所是永远不会拥有真正的日常的,也绝对不会让人失去对这里的兴致,即使折原临也不在了,也还会有许多个“折原临也”存在,只是他们没有临也的头脑。一个火苗,整个池袋就开始自己燃烧。


010


池袋的动乱开始渐渐放大,总有人被混混以DOLLARS为由挑衅,独色帮的人嚣张的在马路上横冲直撞,传出来的黑帮血腥事件,被围堵在墙角的单薄少年。


过于混乱的状态让人手足无措,不知如何应对。


静雄一直游离在状态之外,也不想去靠近那些不是临也引起来的阴谋,可非日常一直在追随着他。也许是自己神奇的体质,一直都感觉不到什么,但身边的人不一样,火终于烧到了静雄的身边。


汤姆桑被混混找事受了伤,门田为了救被欺负女孩子受到了独色帮的围攻,露西亚寿司店突然关门塞门他们不知踪迹,赛尔提因为提高的悬赏被四处追捕着,就连幽也陷入一轮轮的绯闻之中。


啧,明明跳蚤在的时候都没有那么糟糕,啊啊!把你们都赶出去好了!!


被举起的自动贩卖机砸向围堵着高中生的那群人,仓皇的逃跑了。


可即使静雄有着绝对的力量,也对那这种蓄意挑起来的阴谋没办法,他本来就不是智慧型的男人。之前?之前挑起矛盾的都是跳蚤啊,实在不行去新宿打一顿就好了。


可是现在,谁来挽救池袋的崩溃。


011


折原临也对于池袋来说究竟是什么?


因为他的蓄意阴谋,池袋曾陷入过一次次的混乱。但是没有了他,池袋就真的能安静了吗?


别开玩笑了,池袋可不是个能安静下来的地方啊。


那么池袋对于临也又意味着什么?


就像孩子手中的玩具城堡,可以在城堡中摆上各样各式的玩偶,可以在里面上演各种各样的故事,明明就是个很有趣的玩具啊~当然啦,如果有人来抢的话,孩子绝对是不允许的。


不知道临也对于池袋到底是保护了什么,还是破坏了什么。


012


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出现了。


新罗被不知名的组织带走了。


不知道是在哪个情报屋那里打探到新罗和无头骑士的关系,为了捕捉到都市传说,跑到了家里劫走了新罗。


没有头的女妖精在摆脱追捕后回家,在看到被破坏的房间后,不停的颤抖。


本来打算去新宿的静雄就被许久不见的友人拦了下来,匆匆忙忙的跟着一起去寻找。


根据留下的地点和赛尔提的影子找到人并不费功夫,横冲直撞的方式虽然粗暴却也有效,发现新罗时,他已经挣脱了捆绑,看守的人倒在地上,不知死活,他就站在地上,抱着赛尔提的头。


“啊啊,赛尔提你怎么来了啊,你明明只要在家等着我就好了啊,打扰我们恩爱的人还是解剖的好,我们回家吧~”


扭过头来,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。


但是在看到了头的一瞬间,赛尔提就已经完全僵硬了。


静雄虽然粗神经,却也能感觉到不对,能那个自己多年的同学失去理智的,也只有身边的无头骑士。不过已经找到了人,大概就可以松了一口气,正准备打破僵持,野兽般的直觉就察觉到了危险,在那两人还没反应过来时,把他们两个甩出了窗外。


池袋传来爆炸的巨响。


热浪袭来,静雄觉得自己貌似飞了出去。


耳边的风很响,他仿佛听见了新罗大喊着赛尔提静雄,听见幽叫了一声哥哥,听见汤姆桑说你又要去新宿啊,听到塞门念叨着静雄打架不好,听见门田感慨着真拿你们两个没办法,听到了罪歌不断的喊着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,最后只听见那人无比清楚的声音,最讨厌小静了。


别吵,跳蚤,让我睡一会吧。


013


“静……小静……小静,明明是个怪物怎么会被撞到昏迷啊……”


突然的光亮让静雄有点睁不开眼,啊,自己貌似是被爆炸炸飞了,现在又是什么情况啊,那个跳蚤好烦……等等!跳蚤!?


挣扎着把眼睛打开一条缝,恍惚的,看到那个黑发男子晃动的衣角。


“他不是昏迷他只是在睡觉啦,你居然会把他送来我这里来医治,这世界是要末日了吗!啊啊!末日之前请快点和我结婚吧,赛尔提~啊!”


没有发出声音的妖精出手打了新罗一下。


“我可是要在他醒来之前溜走呀~要不就趁现在把小静杀死好了☆”


黑发的男子像是想到了很好玩的事,突然笑了起来,回头看向静雄。


“……”


“啊啊,原来小静已经醒了啊,那我就先走好了,下次再杀了你☆”


“……”


“小静被车撞傻了吗”


想起来了,全都想起来了。像日常一样的追逐,在转角处突然冲出的大货车,以及愣住的临也。没有经过思考就冲了出去,将自己一直想要杀了的那个人推开……是太累了睡着了吗……


没有消失,折原临也没有在这个世界上消失……


014


原本躺在床上楞楞看着临也的人突然伸出手,把那个说要离开却喋喋不休的情报贩子拉向了自己,然后用力抱住了跌在自己身上的人。


“幸好你还在,临也……”


他说,“幸好你还在”


然后,趴在在静雄怀里的情报贩子偷偷红了脸。


FIN


评论(23)
热度(31)